最新信息

库里和格林都忍不了

作者:皇冠新2网址 来源: 日期:2018-10-17 12:44:03 标签:
经常关注美国体育比赛的人,必定会非常熟悉他们赛前唱国歌的环节。
不管是学龄前幼童还是耄耋老人,不管是天王天后还是素人合唱团,似乎任何人都能成为国歌表演嘉宾。
库里和格林都忍不了…难唱到炸的美国国歌,在体育场里导演无数车祸现场
同时,美国民众对于国歌的改编可谓五花八门,爵士蓝调、重金属摇滚、乡村小清新……只要能想到的,都能改编唱出来;而且,现场不管唱成什么样,凡是到了几个关键的超高音,观众们总会配合的爆发一阵热烈欢呼——除了爱国情节的爆发,更多的,应该是纯粹佩服歌手的嗓子。原因很简单,美国国歌真的不好唱。
库里和格林都忍不了…难唱到炸的美国国歌,在体育场里导演无数车祸现场

* * * *
1931年,《星光灿烂的旗帜(The Star Spangled Banner)》被正式定为美国国歌。这首歌早已经在美国陆军和海军中传唱开来,其词作者,是生活在18世纪的美国律师(业余诗人)弗朗西斯-斯科特-凯;曲子则来自于那个年代英国绅士俱乐部“阿那克里翁社”里的流行歌曲,《天堂里的阿那克里翁》——这“阿那克里翁”,其实是古希腊一位抒情诗人。
库里和格林都忍不了…难唱到炸的美国国歌,在体育场里导演无数车祸现场
国歌的创作,永远都颇富历史渊源,但美国国歌的诞生还是挺简单的。“阿那克里翁社(Anacreontic Society)”本是英国伦敦业余音乐人组成的一个小团体,他们所谱的曲子,都是给经过培训过的音乐家、歌手演唱的。《天堂里的阿那克里翁》是该俱乐部的主题曲,只是后来传唱到大西洋彼岸而已。
而凯可能想不到的是,自己写的词配上了这首歌,在此后200年间都折磨着美国人的嗓子。
库里和格林都忍不了…难唱到炸的美国国歌,在体育场里导演无数车祸现场
无数乐评人都指出,这首歌实在太难唱,因为对于音域的要求太广,很少有人能跨越12个音阶,1.5个八度,从降B调,一直高到升F调。就算是第一句“O say can you see”这么点歌词,从“say”到“see”就已经是一个八度了,需要从很低迅速转换为很高的调子。这种极为短暂的巨大起伏充斥着整首歌曲,对一般人来说,就是破音车祸现场了。
库里和格林都忍不了…难唱到炸的美国国歌,在体育场里导演无数车祸现场 

因此,《星光灿烂的旗帜》成为国歌的过程也很曲折。在长达几十年的社会讨论中,不少音乐教师都在抗议。上世纪30年代,美国国家音乐指导协会就向议会提出更换国歌的建议,因为选一首普通人根本难学难唱的歌,如何达到普及大众的目的?这不是给音乐教师们出难题吗?
专业的音乐指导会教你把“胸音(chest voice)”和“头音(head voice)”技巧结合使用来完成国歌音调最高的一句“for the land of the free”的演唱,但对于音域跨度普通、演唱技巧普通的一般人来说,喊出这一句的可能基本是不存在的。
库里和格林都忍不了…难唱到炸的美国国歌,在体育场里导演无数车祸现场

2009年超级碗上,詹妮弗-哈德森的高音飙出的“free”字堪比迈克尔-乔丹的一记后仰绝杀。她给这个词的发音仿佛有一个看得见的抛物线,磅礴的胸音吼出了音调的上半段,随后用头音美声继续拔高,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最高点,再徐徐拉长——她活活唱出了2个八度。
哈德森还不是最夸张的。美国乐坛天后惠德尼-休斯顿在1991年超级碗上的演唱,横跨音阶达到20个,她的“free”不是后仰跳投抛物线,而是阶梯上升的曲线——遗憾的是,即便是如惠德尼这样的天籁,她也选择了假唱——翻车的风险实在太大了!
上一篇:没有资料
网站地图